长江流域执法监管工作迈入智能化时代

发布时间:2019-12-30 信息来源: 【字体:

  “移动执法、卫星遥感、视频监控、无人机、数据库……你能想到的先进技术手段,我们都有!”说起如今长江流域执法监管工作的新手段,长江委水政监察总队办公室主任魏显栋不胜欣喜,“通过‘遥感+互联网+水行政执法’模式,将‘天眼’与‘人眼’有机结合,长江流域执法监管工作已进入精准化、智能化时代。”

  长江流域水政执法范围约260万平方公里,尤其三峡、丹江口等重点库区内各类水事违法案件层出不穷,且发生地分散、覆盖范围广、监管周期长,过去仅凭人力发现违法水事案件,执法效率相对低下。“就好像‘打地鼠’一样,顾得了这头,顾不上那头;打住了一个还要按着,防止一松手又冒出了头。”提起过去的执法手段,许多执法人员都颇感无奈。

  近年来,为更好地提升流域水政执法能力,长江委充分利用和借助现代科技手段,先后建设卫星遥感遥测监控工程、执法巡查监控系统、水行政执法管理平台等信息化工程,并积极协调纳入长江委“水利一张图”中,“遥感+互联网+水行政执法”,为水行政执法工作提供有效的技术支撑和决策依据,切实保障水政执法需要。

  执法车在乡间小道颠簸前行,技术人员在车内通过手中一个巴掌大小的GPS定位仪,实时获取行驶的地理坐标,在与疑似目标的卫星遥感解译影像对照后,沿途附近的疑似涉水违法点位置被很快确定出来,执法人员准确找到核查目标——这是遥感监测“天眼”应用后,执法工作的一个日常片段。

  “天眼”眼力究竟如何?以丹江口库区为例,通过0.5米高分辨卫星影像资料,对丹江口库区内的涉水建筑物、拦杈筑坝行为,以及移民征地线下侵占库容的行为进行全面排查,涉及库区内重点岸线4700余公里;同时,对丹江口库区移民征地线内水事目标为重点进行全面解译,监测对象目前包括桥梁、码头、道路、取水工程设施、排水工程设施、涉水建设工程项目,以及枢纽大坝及周边重要部位等,包括岸线违规开发利用、非法采砂、填库造地、拦汊筑坝、弃土弃渣非法侵占河湖水域等12类对象。

  覆盖范围广、信息量大、监测速度快,目前卫星遥感技术监测范围已覆盖丹江口水库、三峡水库及陆水水库,并开始往长江干流延伸,每年持续开展卫星执法监管工作,有效解决了各类水事违法行为发生地分散、监测困难等执法难题,犹如编织了一张“天网”,让涉水乱象无处可逃。

  据统计,2019年,长江委已累计处理影像2.47万平方公里,其中三峡水库1.5万平方公里、丹江口水库0.9万平方公里、陆水水库0.07万平方公里;累计解译疑似违法目标图斑70处,其中三峡水库12处、丹江口水库54处、陆水水库4处;并配合三峡水库和陆水水库现场核查工作,累计核查解译图斑16处。针对丹江口库区南阳淅川的执法重点项目淅川通用机场整改情况进行了复核工作,测算出该项目已整改清挖土方量约54万立方米。

  此外,为实现长江流域精细化、实时化、规范化管理,长江委于2018-2019年针对长江干流部分段(溪洛渡坝—上海入海口)开展了周期性遥感动态监测工作。累计处理影像1.1万平方公里,解译疑似违法目标及后续变化更新成果为水政执法缩减目标范围,为现场执法提供有针对性的查处目标。

  “卫星遥感不是万能的,再先进的勘查技术都无法取代人工实地的核查过程,往往卫星影像上一处微小疑似点,就需要执法人员亲临实地进行大量取证与甄别工作。”魏显栋告诉记者,除了布控“天上”遥感监测技术,“地上”动态巡查监控和“后方”执法管理平台也在共同发力,为执法工作注入全方位的强大科技动力——

  过去执法过程取证难,长江委针对疑似违法涉水建设工程项目进行现场采证数据,包括地理坐标、文字描述、现场照片、视频、GPS现场测量线路等,这些数据都作为重要成果保存在数据库中,将水政执法过程中“人眼”所见变为可视的数字化管理;

  在水行政执法管理平台中,包含日常巡查、综合执法、案件管理、许可监督、综合管理及执法依据等功能模块,满足了水政执法队伍对于巡查记录的上报和统计需求,实现了各项执法活动的数据管理和统计分析功能,并为执法人员提供了相关执法依据。

  “‘遥感+互联网+水政执法’作为目前新阶段的执法新技术,使水政执法彻底告别了过去完全依赖人工的粗放型管理模式,推动长江流域执法监管工作进入精准化、智能化时代。”长江委水政监察总队常务副总队长滕建仁表示,“围绕新时期水利改革发展总基调和新阶段治江目标定位,我们将逐步构建操作信息化、过程痕迹化、责任明晰化、监管科学化的长江流域统一的监督管理平台。未来,遥感技术结合互联网的耦合模式将成为水行政日常执法和长效监管的常规技术手段。”

  来源:中国水利网站 2019年12月27日   □通讯员 梁宁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分享到: